栏目导航

www.63307.com
王中王63307论坛
www.tm755.com
www.63307.hk

苏教版初中语文文言文(原文)全

发布时间: 2019-06-23

  苏教版初中语文文言文(原文)全_语文_初中教育_教育专区。苏教版初中语文文言文 七年级上册: 1《郑人买履》 2《按图索骥》 3《长时记趣》4《三峡》 5《以虫治虫》6《梵天寺木塔》 7《论语八则》8《狼》 七年级下册: 9《赵普》 10《黄鹤楼》 11

  苏教版初中语文文言文 七年级上册: 1《郑人买履》 2《按图索骥》 3《长时记趣》4《三峡》 5《以虫治虫》6《梵天寺木塔》 7《论语八则》8《狼》 七年级下册: 9《赵普》 10《黄鹤楼》 11《于园》12《黔之驴》 13《爱莲说》14《两小儿辩日》 八年级上册: 15《晏子使楚》16《人琴俱亡》 17《小石潭记》18《记承天寺夜逛》 19《治水必躬亲》 八年级下册: 20《马说》21《陋室铭》 22《活板》23《核舟记》 24《》25《送东阳马生序》 26《山市》 九年级上册: 27《陈涉世家》28《桃花源记》 29《取朱元思书》30《捕蛇者说》 31《岳阳楼记》32《酒徒亭记》 33《,失道寡帮》 九年级下册: 34《曹刿论和》 35《邹忌讽齐王纳谏》36《鱼我所欲也》 37《生于忧患,死于安泰》 38《笨公移山》 39《出师表》 40《茅舍为秋风所破歌》 41《田忌赛马》 七年级上册课文 1《郑人买履》 郑人有欲买履者, 先自度其脚而置之其坐。 至之市而忘操之。 已得履, 乃曰: “吾忘持度。 ”反归取之。及反,市罢,遂不得履。人曰: “何不试之以脚?”曰: “宁信度,无自傲也。 ” 2《按图索骥》 楚人有涉江者,其剑自舟中坠于水,遽契其舟,曰: “是吾剑之所从坠。 ”舟 止,从其所契者入水求之。舟已行矣,而剑不可,求剑若此,不亦惑乎? 3《长时记趣》 余忆幼稚时,能张目对日,明察秋毫。见藐小微物,必细察其纹理。故时有 物外之趣。 夏蚊成雷,私拟做群鹤舞空。心之所向,则或千或百公然鹤也。昂首不雅之, 项为之强。又留蚊于素帐中,徐喷以烟,使其冲烟飞鸣,做青云白鹤不雅,果如鹤 唳云端,怡然称快。 于土墙凹凸处,花台小草丛杂处,常蹲其身,使取台齐,定目细视。以丛草 为林,以虫蚁为兽,以土砾凸者为邱,凹者为壑,神逛此中,怡然。 一日,见二虫斗草间,不雅之正浓,忽有庞然大物,拔山倒树而来,盖一癞蛤 蟆也。 舌一吐而二虫尽为所吞。 余年长, 方出神, 不觉呀然惊恐; 神定, 捉, 鞭数十,驱之别院。 4《三峡》 自三峡七百里中,两岸连山,略无阙处;沉岩叠嶂,现天蔽日,自非亭午夜 不见曦月。至于夏水襄陵,沿溯阻绝。或王命急宣,有时朝发白帝,暮到江陵, 其间千二百里,虽乘奔御风不以疾也。春冬之时,则素湍绿潭,回清倒影。绝巘 多生怪柏,悬泉瀑布,飞漱其间。清荣峻茂,良多趣味。每至晴初霜旦,林寒涧 肃,常有高猿长啸,属引凄异,空谷传响,哀转久绝。故渔者歌曰: “巴东三峡 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 ” 5《以虫治虫》 元丰中,庆州界生子方虫,方为秋田之害。忽有一虫生,如土中狗蝎,其喙 有钳, 万万蔽地; 遇子方虫, 则以钳搏之, 悉为两段。 旬日子方皆尽, 岁以大穰。 其虫旧曾有之,土着土偶谓之“傍不愿” 。 6《梵天寺木塔》 钱氏据两浙时,于杭州梵天寺建一木塔,方两,钱帅登之,患其塔动。 匠师云: “未布瓦,上轻,故如斯。 ”乃以瓦布之,而动如初。无可何如,密使其 妻见喻皓之妻,贻以金钗,问塔动之因。皓笑曰: “此易耳,但逐层布板讫,便 实钉之,则不动矣。 ”匠师如其言,塔遂定。盖钉板上下弥束,六幕相联如胠箧, 人履其板,六幕对峙,自不克不及动。人皆伏其精练。 7《论语八则》 1、子曰: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 不悦,不亦君子乎?”(《学而》) 2、子曰: “温故而知新,可认为师矣。 ”(《为政》) 3、子曰: “学而不思则闰;思而不学则殆。 ”(《为政》) 4、子曰: “由,诲女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为政》) 5、子贡问曰: “孔文子何故谓之‘文’也?”子曰: “敏而勤学,不耻 下问,是以谓之‘文’也。 ”(《公冶长》) 6、子曰: “默而识之,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何有于我哉!”(《述而》) 7、 子曰: “三人行, 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述 而》) 8、子曰: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 8《狼》蒲松龄 一屠晚归,担中肉尽,止有剩骨。途中两狼,缀行甚远。 屠惧,投以骨。一狼得骨止,一狼仍从。复投之,后狼止而前狼又至。骨已 尽矣,而两狼之并驱如故。 屠大窘,恐前后受其敌。顾野有麦场,场从积薪此中,苫蔽成丘。屠乃奔倚 其下,弛担持刀。狼不敢前,眈眈相向。 少时,一狼径去,其一犬坐于前。久之,目似瞑,意暇甚。屠暴起,以刀劈 狼首,又数刀毙之。方欲行,转视积薪后,一狼洞此中,意将隧入以攻其后也。 身已半入,止露尻尾。屠自后断其股,亦毙之。乃悟前狼假寐,盖以诱敌。 狼亦黠矣,而顷刻两毙,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 七年级下册课文 9、 《赵普》 普少习吏事, 寡学术, 及为相, 太祖常劝以读书。 晚年手不释卷, 每归私第, 阖户启箧取书,读之竟日。及次日临政,如流。既薨家人发箧视之, 《论语》 二十篇也。 普性深厚有岸谷,虽多忌克,而能以全国事为己任。宋初,正在相位者多龌龊 循默普刚毅判断,未有其比。尝奏荐某报酬某官,太祖不消。普明日复奏其人亦 不消。明日,普又以其人奏,太祖怒,碎裂案牍抛地,普颜色不变,跪而拾之以 归。改日修理旧纸,复奏如初。太祖乃悟,卒用其人。 10《黄鹤楼》 州城西南隅,有黄鹤楼者, 《图经》云: “费祎登仙,尝驾黄鹤返憩于此,遂 以名楼。 ”事列《仙人》之传,迹存《述异》之志。不雅其耸构巍峨,高标宠苁, 上倚河汉,下临江流;沉檐翼馆,四闼霞敞;坐窥井邑,俯拍云烟:亦荆吴形胜 之最也。 11《于园》 于园正在瓜州步五里铺,富人于五所园也。非显者刺,则门钥不得出。葆生叔 同知瓜洲,携余往,仆人处处款之。 园中无他奇,奇正在磊石。前堂石坡高二丈,上植果子松数棵,缘坡植牡丹、 芍药,人不得上,以实奇。后厅临大池,池中奇峰绝壑,陡上陡下,人走池底, 仰视归正在天上,以空奇。卧房槛外,一壑旋下如螺蛳缠,以幽阴艰深奇。再 后一水阁, 长如艇子, 跨小河, 四围灌木蒙丛, 禽乌啾唧, 如深山茂林, 坐此中, 寂然碧窈。瓜洲诸园亭,俱以假山显,至于园可无憾矣。 12《黔之驴》 黔无驴, 有功德者船载以入。 至则无可用, 放之山下。 虎见之, 庞然大物也, 认为神,蔽林间窥之。稍出近之,慭慭然,莫相知。 改日,驴一鸣,虎大骇,远遁;认为且噬已也,甚恐。然往来视之,觉无异 能者;益习其声,又近出前后,终不敢搏。稍近,益狎,荡倚冲冒。驴不堪怒, 蹄之。虎因喜,计之曰, “技止此耳! ”因跳踉大?,断其喉,尽其肉,乃去。 13《爱莲说》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甚爱牡丹; 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曲,不蔓不枝,喷鼻远益清,亭 亭净植,可远不雅而不成亵玩焉。 予谓菊,花之现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 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14《两小儿辩日》 孔子东逛,见两小儿辩斗,问其故。 一儿曰: “我以日始出时去人近,而日中时远也。 ”一儿以日初出远,而日中 时近也。 一儿曰: “日初出大如车盖, 及日中, 则如盘盂, 此不为远者小而近者大乎?” 一儿曰: “日初出沧沧凉凉, 及其日中如探汤, 此不为近者热而远者凉乎?” 孔子不克不及决也。两小儿笑曰: “孰为汝多知乎?” 八年级上册课文 15《晏子使楚》 晏子将使楚。楚王闻之,谓摆布曰: “晏婴,齐之习辞者也,今方来,吾欲 辱之,何故也?”摆布对曰: “为其来也,臣请缚一人过王而行。王曰,何为者 也?对曰,齐人也。王曰,何坐?曰,坐盗。 ” 晏子至,楚王赐晏子酒。酒酣,吏二缚一人诣王。王曰: “缚者曷为者也?” 对曰: “齐人也,坐盗。 ”王视晏子曰: “齐人固善盗乎?”晏子避席对曰: “婴闻 之,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类似,其实味分歧。所以然者何? 水土异也。 今平易近发展于齐不盗, 入楚则盗, 得无楚之水土使平易近善盗耶?” 王笑曰: “非所取熙也,寡人反取病焉。 ” 16《人琴俱亡》 王子猷、子敬俱病笃,而子敬先亡。子猷问摆布: “何故都不闻动静?此已 丧矣。 ”语时了不悲。便索舆来奔丧,都不哭。子敬素好琴,便径入坐灵床上, 取子敬琴弹,弦既不调,抛地云: “子敬子敬,人琴俱亡。 ” 因恸绝良久,月余 亦卒。 17《小石潭记》 从小丘西行百二十步,隔篁竹闻水声,如鸣佩环,心乐之。伐竹取道,下见 小潭,水尤清冽。全石认为底,近岸卷石底以出,为坻,为屿,为嵁,为岩。青 树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 潭中鱼可百许头,皆若空逛无所依。日光下彻。影布石上,佁然不动,俶尔 远逝,往来翕忽,似取逛者相乐。 潭西南而望,斗折蛇行,明灭可见。其岸势犬牙差互,不成知其源。 坐潭上,四面竹树环合,寥寂无人,凄神寒骨,悄怆幽邃。以其境过清,不 可久居,乃记之而去。 同逛者:吴武陵,龚古,余弟玄。隶而从者,崔氏二小生:曰恕已,曰奉 壹。 18《记承天寺夜逛》 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念无取为乐者, 遂至承天寺,寻张怀平易近,怀平易近亦未寝,相取步于中庭。 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 何夜无月,何处无松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 19《治水必躬亲》 治水之法,既不成执一,泥于掌故,亦不成妄意轻信人言。盖地有凹凸,流 有缓急,潴有浅深,势有曲曲,非相度不得其情,非征询不穷其致,是以必得躬 历山水,亲劳胼。 昔海忠介治河,布袍缓带,冒雨冲风,往来于荒村野水之间,亲给赋税,不 扣一厘,而随官人役亦未尝横索一钱。必如是尔后事可举也。如好逸而恶劳,计 利而忘义,远嫌而避怨,则事不举而水利不兴矣。 八年级下册课文 20《马说》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故虽出名马,只辱 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不以千里称也。 马之千里者,一食或尽粟一石(shí) 。食马者,不知其能千里而食也。是马 也,虽有千里之能,食不饱,力不脚,才美不过见,且欲取常马等不成得,安求 其能千里也。 策之不以其道,食之不克不及尽其材,鸣之而不克不及通其意,执策而临之,曰: “天 下无马。 ”呜呼!其实无马耶?其线《陋室铭》 山不正在高,有仙则名。水不正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 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能够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 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 “何陋之有?” 22《活板》 板印册本,唐人尚未盛为之。五代时始印五经,已后典籍皆为板本。 庆历中,有平民毕升,又为活板。其法:用胶泥刻字,薄如钱唇,每字为一 印,火烧令坚。先设一铁板,其上以松脂、蜡和纸灰之类冒之。欲印,则以一铁 范置铁板上,乃密布字印,满铁范为一板,持就火炀之;药稍熔,则以一平板按 其面,则字平如砥。若止印三二本,未为简略单纯;若印数十百千本,则极为神速。 常做二铁板, 一板印刷, 一板已自布字, 此印者才毕, 则第二板已具, 更互用之, 瞬息可就。每一字皆无数印,如“之” “也”等字,每字有二十余印,以备一板 内有反复者。不消,则以纸帖之,每韵为一帖,木格贮之。有奇字素无备者,旋 刻之,以草火烧,瞬息可成。不以木为之者,文理有疏密,沾水则高下不服,兼 取药相粘,不成取;不若燔土,用讫再火令药熔,以手拂之,其印自落,殊不沾 污。 升死,其印为予群从所得,至今保藏。 23《核舟记》 明有奇巧人曰王叔远, 能以径寸之木为宫室、 器皿、 人物, 以致鸟兽、 木石, 罔不因势象形,各具情态。尝贻余核舟一,盖大苏泛赤壁云。 舟首尾长约八分有奇,高可二黍许。中轩敞者为舱,箬篷覆之。旁开小窗, 摆布各四,共八扇。启窗而不雅,栏杆相望焉。闭之,则左刻“山高月小,水落石 出” ,左刻“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石青糁之。 船头坐三人,中峨冠而多髯者为东坡,佛印居左,鲁曲居左。苏、黄共阅一 手卷。 东坡左手执卷端, 左手抚鲁曲背。 鲁曲左手执卷末, 左手指卷, 若有所语。 东坡现左脚,鲁曲现左脚,各微侧,其两膝比拟者,各现卷底衣褶中。佛印绝类 ,袒胸,矫首昂视,神气取苏黄不属。卧左膝,诎左臂支船,而竖其左 膝,左臂记挂珠倚之,珠可历历数也。 舟尾横卧一楫。楫摆布船夫各一人。居左者椎髻仰面,左手倚一衡木,左手 攀左趾, 若啸呼状。 居左者左手执蒲蒲扇, 左手抚炉, 炉上有壶, 其人视端容寂, 若听茶声然。 其船背稍夷,则落款其上,文曰“天启壬戌秋天,虞山王毅叔远甫刻” ,细 若蚊脚,钩画了了,其色墨。又用篆章一,文曰“初平山人” ,其色丹。 通计一舟,为人五,为窗八,为箬篷,为楫,为炉,为壶,为手卷,为念珠 各一;春联、落款并篆文,为字共三十有四。而计其长,曾不盈寸。盖简桃核修 狭者为之。 24《》 京中有善者。会宾客大宴,于厅事之东北角,施八尺樊篱,人坐屏 障中,一桌、一椅、一扇、一抚尺罢了。众宾团坐。少顷,但闻樊篱中抚尺一下 满坐肃然,无敢哗者。 遥闻深巷中犬吠, 便有妇人惊觉呵欠, 其夫梦话。 既而儿醒, 大啼。 夫亦醒。 妇抚儿乳,儿含乳啼,妇拍而呜之。又一大儿醒,絮絮不止。当是时,妇手拍儿 声,口中呜声,儿含乳叫声,大儿初醒声,夫叱大儿声,一时齐发,众妙毕备。 满坐宾客无不伸颈,侧目,浅笑,默叹,认为妙绝。 不多,夫齁声起,妇拍儿亦渐拍渐止。微闻有鼠做做索索,盆器倾侧,妇梦 中咳嗽。宾客意少舒,稍稍正坐。 忽一呼: “火起” , 夫起大喊, 妇亦起大喊。 两儿齐哭。 俄而百千呼, 百千儿哭,百千犬吠。两头力拉崩倒之声,火爆声,呼呼风声,百千齐做;又夹 百千求救声, 曳屋许许声, 掠取声, 泼水声。 凡所应有, 无所不有。 虽人有百手, 手有百指,不克不及指其一端;人有合家,口有百舌,不克不及名其一处也。于是宾客无 不变色退席,奋袖出臂,两股和和,几欲先走。 突然抚尺一下,群响毕绝。撤屏视之,一人、一桌、一椅、一扇、一抚尺而 已。 25《送东阳马生序》 余长时即嗜学。家贫,无从致书以不雅,每于藏书之家,手自,计日 以还。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成屈伸,弗之怠。录毕,走送之,不敢稍逾约。 以是人多以书假余,余因得遍不雅群书。既加冠,益慕圣贤之道,又患无硕师名人 取逛,尝趋百里外,从乡之先达执经叩问。先达德隆望卑,门人填其室,未 尝稍降辞色。余立侍摆布,援疑质理,俯身倾耳以请;或遇其叱咄,色愈恭,礼 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复;俟其欣悦,则又请焉。故余虽笨,卒获有所闻。 当余之从师也,负箧曳屣,行深山巨谷中,穷冬烈风,大雪深数尺,脚肤皲 裂而不知。至舍,四支僵劲不克不及动,媵人持汤沃灌,以衾拥覆,久而乃和。寓逆 旅仆人,日再食,无鲜肥味道之享。同舍生皆被绮绣,戴朱缨宝饰之帽,腰白玉 之环,左佩刀,左备容臭,烨然若;余则缊袍敝衣处其间,略无慕艳意。以 中有脚乐者,不知口体之奉不若人也。盖余之勤且艰若此。 今诸生学于太学,县官日有廪稍之供,父母岁有裘葛之遗,无冻馁之患矣; 坐大厦之下而诵诗书,无驰驱之劳矣;有司业、博士为之师,未有问而不告,求 而不得者也;凡所宜有之书皆集于此,不必若余之手录,假诸人尔后见也。其业 有不精,德有不成者,非天质之卑,则心不若余之专耳,岂他人之过哉! 东阳马生君则正在太学已二年,流辈甚称其贤。余朝京师,生以村夫子谒余, 撰长书认为贽,辞甚畅达,取之论辨,言和而色夷。自谓少时存心于学甚劳,是 可谓善学者矣!其将归见其亲也,余故道为学之难以告之。 26《山市》 奂山山市,邑八景之一也,然数年恒纷歧见。孙令郎禹年取同人饮楼上,忽 见山头有孤塔耸起,高插青冥,相顾惊疑,念近中无此禅院。无何,见数十 所,碧瓦飞甍,始悟为山市。不多,高垣傲视,连亘六七里,竟然城郭矣。中有 楼若者,堂若者,坊若者,历历正在目,以亿万计。忽大风起,尘气莽莽然,城市 模糊罢了。既而风定天清,一切乌有,惟危楼一座,间接霄汉。楼五架,窗扉皆 敞开;一行有五点明处,楼外天也。 层层指数, 楼愈高, 则明渐少。 数至八层, 裁如星点。 又其上, 则黯然缥缈, 不成计其条理矣。而楼上人往来屑屑,或凭或立,纷歧状。逾时,楼渐低,可见 其顶;又渐如常楼;又渐如高舍;倏忽如拳如豆,遂不成见。 又闻有早行者,见山上火食商店,取世无别,故别名“鬼市”云。 九年级上册课文 27《陈涉世家》 陈胜者,阳城人也,字涉。吴广者,阳夏人也,字叔。陈涉少时,尝取人佣 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 “苟富贵,无相忘。 ”佣者笑而应曰: “若为佣 耕,何富贵也?”陈涉慨气曰: “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 二世元年七月,发闾左适戍渔阳九百人,屯大泽乡。陈胜、吴广皆次当行, 为屯长。会天大雨,道欠亨,度已负约。负约,法皆斩。陈胜、吴广乃谋曰: “今 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陈胜曰: “全国苦秦久矣。吾闻二世 少子也, 不妥立, 当立者乃令郎扶苏。 扶苏以数谏故, 上使外将兵。 今或闻无罪, 二世杀之。苍生多闻其贤,未知其死也。项燕为楚将,数有功,爱士卒,楚人怜 之。或认为死,或认为亡。今诚以吾众诈自称令郎扶苏、项燕,为全国唱,宜多 应者。 ”吴广认为然。乃行卜。卜者知其指意,曰: “脚下事皆成,有功。然脚下 卜之鬼乎?”陈胜、吴广喜,念鬼,曰: “此教我先威众耳。 ”乃丹书帛曰: “陈 胜王” ,置人所罾鱼腹中。卒买鱼烹食,得鱼腹中书,固以怪之矣。又间令吴广 之次所旁丛祠中,夜篝火,狐鸣呼曰: “大楚兴,陈胜王! ”卒皆夜惊恐。旦日, 卒中往往语,皆指目陈胜。 吴广素爱人,士卒多为用者。将尉醉,广故数言欲亡,忿恚尉,令辱之,以 激愤其众。尉果笞广。尉剑挺,广起,夺而杀尉。陈胜佐之,并杀两尉。召令徒 属曰: “公等遇雨,皆已负约,负约当斩。借第令毋斩,而戍死者固十六七。且 怯士不死即已,死即举大名耳,达官贵人宁有种乎! ”徒属皆曰: “敬受命。 ”乃 诈称令郎扶苏、项燕,从平易近欲也。袒左,称大楚。为坛而盟,祭以尉首。陈胜自 立为将军,吴广为都尉。攻大泽乡,收而攻蕲。蕲下,乃令符离人葛婴将兵徇蕲 以东。攻铚、酂、苦、柘、谯,皆下之。行收兵,比至陈,车六七百乘,骑千余, 卒数万人。 攻陈, 陈守令皆不正在, 独守丞取和谯门中, 弗胜, 守丞死, 乃入据陈。 数日,呼吁召三老、好汉取皆来会计事。三老、好汉皆曰: “将军身被坚执锐, 伐无道,诛暴秦,复立楚国之,功宜为王。 ”陈胜乃立为王,号为张楚。当 此时,诸郡县苦秦吏者,皆刑其长吏,杀之以应陈涉。 28《桃花源记》 晋太元中,武陵人打鱼为业,缘溪行,忘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 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林尽水 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似乎如有光。便舍船,从口入。 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畅。地盘平旷,屋舍仿佛。有良田美 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此中往来种做,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黄发 垂髫,并怡然自乐。 见渔人,乃大惊,问所从来,具答之。便要还家,设酒杀鸡做食。村中闻有 此人,咸来。自云先世避秦时乱,率老婆邑人来此,不复出焉;遂取外 隔。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此人逐个为具言所闻,皆叹惋。 余人各复延至其家, 皆出酒食。 停数日, 辞去。 局内人语云: “不脚为外也。 ” 既出,得其船,便扶向,处处志之。及郡下,诣太守,说如斯。太守即遣 人随其往,寻向所志,遂迷,不复得。 南阳刘子骥,士也,闻之,欣然规往。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 29《取朱元思书》 风烟俱净,天山共色。从流漂泊,肆意工具。自富阳至桐庐,一百许里,奇 山异水,全国独绝。 水皆缥碧,千丈见底。逛鱼细石,无碍。急湍甚箭,猛浪若奔。夹岸高 山,皆生寒树,负势竞上,互相轩邈;争高曲指,千百成峰。泉水激石,泠泠做 响;好鸟相鸣,嘤嘤成韵。蝉则千转不穷,猿则百叫无绝。鸢飞戾天者,望峰息 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反。横柯上蔽,正在昼犹昏;疏条交映,有时见日。 30《捕蛇者说》 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触草木尽死;以啮人,无御之者。然得而腊 之认为饵,能够已大风、挛踠、瘘疠,去死肌,杀三虫。其始太医以王命聚之, 岁赋其二;募有能捕之者,当其租入。永之人争驰驱焉。 有蒋氏者,专其利三世矣。问之,则曰: “吾祖死于是,吾父死于是,今吾 嗣为之十二年,几死者数矣。 ”言之貌若甚戚者。 余悲之,且曰: “若毒之乎?余将告于莅事者,更若役,复若赋,则若何?” 蒋氏大戚,汪然出涕,曰: “君将哀而生之乎?则吾斯役之倒霉,未若复吾 赋倒霉之甚也。向吾不为斯役,则久已病矣。自吾氏三世居是乡,积于今六十岁 矣。而乡邻之华诞蹙,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号呼而转徙,饥渴而顿踣。触 风雨, 犯寒暑, 呼嘘毒疠, 往往而死者相藉也。 曩取吾祖居者, 今其室十无一焉。 取吾父居者,今其室十无二三焉。取吾居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非死则 徙尔, 而吾以捕蛇独存。 悍吏之来吾乡, 乎工具, 隳突乎南北; 哗然而骇者, 虽鸡狗不得宁焉。吾恂恂而起,视其缶,而吾蛇尚存,则弛然而卧。谨食之,时 而献焉。 退而甘食其土之有, 以尽吾齿。 盖一岁之犯死者二焉, 其余则熙熙而乐, 岂若吾乡邻之旦旦有是哉。 今虽死乎此, 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 又安敢毒耶?” 余闻而愈悲, 孔子曰: “猛于虎也。 ” 吾尝疑乎是, 今以蒋氏不雅之, 犹信。 呜呼!孰知赋敛之毒,有甚是蛇者乎!故为之说,以俟夫不雅人风者得焉。 31《岳阳楼记》 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越来岁,政通人和,百废具兴。乃岳 阳楼,增其旧制,刻唐贤今人诗赋于其上。属予做文以记之。 予不雅夫巴陵胜状,正在洞庭一湖。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朝 晖夕阴,景象形象万千。此则岳阳楼之大不雅也。前人之述备矣。然则北通巫峡,南极 潇湘,迁客骚人,多会于此,览物之情,得无异乎? 若夫霪雨霏霏,连月不开,阴风怒号,浊浪排空;日星现耀,山岳潜形;商 旅不可, 樯倾楫摧; 傍晚, 虎啸猿啼。 登斯楼也, 则有去国怀乡, 忧谗畏讥, 满目萧然,感极而悲者矣。 至若春和景明,波涛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沙鸥翔集,锦鳞泅水;岸 芷汀兰, 郁郁青青。 而或长烟一空, 皓月千里, 浮光跃金, 静影沉璧, 渔歌互答, 此乐何极!登斯楼也,则有心旷神怡,宠辱偕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 嗟夫!予尝求古仁人,或异二者之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 庙堂之高则忧其平易近; 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是进亦忧, 退亦忧。 然则何时而乐耶? 其必曰“先全国之忧而忧,后全国之乐而乐”乎。噫!微斯人,吾谁取归? 时六年九月十五日。 32《酒徒亭记》 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山行六 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峰反转展转,有亭翼然临于泉 上者,酒徒亭也。做亭者谁?山之僧智仙也。名之者谁?太守自谓也。太守取客 来饮于此,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号曰酒徒也。别有用心不正在酒,正在乎山 水之间也。山川之乐,得而寓之酒也。 若夫日出而林霏开,云归而山洞暝,晦明变化者,山间之朝暮也。野芳发而 清喷鼻,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者,山间之四时也。朝而往,暮而 归,四时之景分歧,而乐亦无限也。 至于负者歌于途, 行者休于树, 前者呼, 后者应, 伛偻扶携提拔, 往来而不停者, 滁人逛也。临溪而渔,溪深而鱼肥;酿泉为酒,泉喷鼻而酒冽;山肴野蔌,杂然而 前陈者,太守宴也。宴酣之乐,非丝非竹,射者中,弈者胜,觥筹交织,起坐而 喧哗者,众宾欢也。苍颜鹤发,寂然乎其间者,太守醉也。 已而落日正在山,人影狼藉,太守归而宾客从也。树林阴翳,鸣声上下,逛人 去而禽鸟乐也。然而禽鸟知山林之乐,而不知人之乐;人知从太守逛而乐,而不 知太守之乐其乐也。醉能同其乐,醒能述以文者,太守也。太守谓谁?庐陵欧阳 修也。 33《,失道寡帮》 孟子曰: “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 三里之城,七里之郭,环而攻之而不堪。夫环而攻之,必有得天时者矣;然 而不堪者,是天时不如地利也。 城非不高也,池非不深也,兵革非不坚利也,米粟非不多也;委而去之,是 地利不如人和也。 故曰:域平易近不以封疆之界,固国不以山溪之险,威全国不以兵革之利。得道 者多帮,失道者寡帮。寡帮之至,亲戚畔之,多帮之至,全国顺之。以全国之所 顺,攻亲戚之所畔,故君子有不和,和必胜矣。 九年级下册课文 34《曹刿论和》 十年春,齐师伐我。公将和。曹刿请见。其村夫曰: “肉食者谋之,又何间 焉?”刿曰: “肉食者鄙,未能远谋。 ” 乃入见。问: “何故和?”公曰: “衣食所安,弗敢专也,必以分人。 ”对曰: “小惠未徧,平易近弗从也。 ”公曰: “财宝,弗敢加也,必以信。 ”对曰: “小信 未孚,神弗福也。 ”公曰: “小大之狱,虽不克不及察,必以情。 ”对曰: “忠之属也。 能够一和。和则请从。 ” 公取之乘。 和于长勺。 公将鼓之。刿曰: “未可。 ”齐人三鼓。刿曰: “可矣。 ” 齐师败绩。公将驰之。刿曰: “未可。 ”下视其辙;登轼而望之,曰: “可矣。 ”遂 逐齐师。 既克,公问其故。对曰: “夫和,怯气也。一鼓做气,再而衰,三而竭。彼 竭我盈, 故克之。 夫大国, 难测也, 惧有伏焉。 吾视其辙乱, 望其旗靡, 故逐之。 ” 35《邹忌讽齐王纳谏》 邹忌修八尺不足,而描摹昳丽。朝服衣冠,窥镜,谓其妻曰: “我孰取城北 徐公美?”其妻曰: “君美甚,徐公何能及君也?”城北徐公,齐国之斑斓者也。 忌不自傲, 而复问其妾曰: “吾孰取徐公美?” 妾曰: “徐公何能及君也?” 旦日, 客从外来,取坐谈,问之客曰: “吾取徐公孰美?”客曰: “徐公不若君之美也。 ” 明日徐公来,孰视之,自认为不如;窥镜而自视,又弗如远甚。暮寝而思之,曰: “吾妻之美我者,私我也;妾之美我者,畏我也;客之美我者,欲有求于我也。 ” 于是入朝见威王,曰: “臣诚知不如徐公美。臣之妻私臣,臣之妾畏臣,臣 之客欲有求于臣, 皆以美于徐公。 今齐处所千里, 百二十城, 宫妇摆布莫不私王, 朝廷之臣莫不畏王,四境之内莫不有求于王:由此不雅之,王之蔽甚矣。 ” 王曰: “善。 ”乃: “群臣吏平易近能面刺寡人之过者,受上赏;谏寡人 者,受中赏;能谤讥于市朝,闻寡人之耳者,受下赏。 ”令初下,群臣进谏,门 庭若市;数月之后,不时而间进;期年之后,虽欲言,无可进者。 燕、赵、韩、魏闻之,皆朝于齐。此所谓打败于朝廷。 36《鱼我所欲也》 鱼, 我所欲也, 熊掌, 亦我所欲也, 二者不成得兼, 舍鱼而取熊掌者也。 生, 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成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生亦我所欲, 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死亦我所恶,所恶有甚于死者,故患有所不辟 也。 如使人之所欲莫甚于生, 则凡能够得生者何不消也?使人之所恶莫甚于死者, 则凡能够辟患者何不为也?由是则生而有不消也,由是则能够辟患而有不为也, 是故所欲有甚于生者,所恶有甚于死者。非独贤者有是心也,人皆有之,贤者能 勿丧耳。 一箪食,一豆羹,得之则生,弗得则死。呼尔而取之,行道之人弗受;蹴尔 而取之,乞人不屑也。 万钟则不辩礼义而受之,万钟于我何加焉?为宫室之美,妻妾之奉,所识穷 乏者得我取?乡为身故而不受,今为宫室之美为之;乡为身故而不受,今为妻妾 之奉为之;乡为身故而不受,今为所识穷乏者得我而为之:是亦不克不及够已乎?此 之谓失其本意天良。 37《生于忧患,死于安泰》 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建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 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匮其身, 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克不及。 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尔后做;征于色,发于声,尔后喻。 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泰也。 38《笨公移山》 太行、王屋二山,方七百里,高万仞。本正在冀州之南,河阳之北。 北山笨公者,年且九十,面山而居。惩山北之塞,收支之迂也,聚室而谋曰: “吾取汝毕力平险,指通豫南,达于汉阴,可乎?”杂然相许。其妻献疑曰: “以 君之力,曾不克不及损魁父之丘,如太行、王屋何?且焉置土石?”杂曰: “投诸渤 海之尾,蓬菖人之北。 ”遂率子孙荷担者三夫,叩石垦壤,箕畚运于渤海之尾。邻 人京城氏之孀妻有遗男,始龀,跳往帮之。寒暑易节,始一反焉。 河曲智叟笑而止之曰: “甚矣, 汝之不惠。 以残年余力, 曾不克不及毁山之一毛, 其如土石何?”北山笨公长息曰: “汝心之固,固不成彻,曾不若孀妻弱子。虽 我之死,有子存焉;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又有子,子又有孙;子子孙孙无限 匮也,而山不加增,何苦而不服?”河曲智叟亡以应。 操蛇之神闻之,惧其不已也,告之于帝。帝感其诚,命夸娥氏二子负二山, 一厝朔东,一厝雍南。自此,冀之南,汉之阴,无陇断焉。 39《出师表》 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全国三分,益州疲弊,此诚求助紧急存亡之秋也。 然侍卫之臣不懈于内, 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 盖逃先帝之殊遇, 欲报之于陛下也。 诚宜开张圣听,以光先帝遗德,恢弘志士之气,不宜妄自肤浅,引喻失义,以塞 忠谏之也。 宫中府中,俱为一体,陟罚臧否,不宜异同。如有及为忠善者,宜 付有司论其刑赏,以昭陛下黎明之理,不宜偏私,使表里异法也。 侍中侍郎郭攸之、费祎、董允等,此皆良实,志虑忠纯,是以先帝简拔以遗 陛下。笨认为宫中之事,事无大小,悉以咨之,然后施行,必能裨补阙漏,有所 广益。 将军向宠,性行淑均,晓畅军事,试用于旧日,先帝称之曰能,是以众议举 宠为督。笨认为营中之事,悉以咨之,必能使行阵敦睦,好坏得所。 亲贤臣, 远, 此先汉所以兴隆也; 亲, 远贤臣, 此后汉所以倾颓也。 先帝正在时,每取臣论此事,未尝不感喟悔恨于桓、灵也。侍中、尚书、长史、参 军,此悉贞良死节之臣,愿陛下亲之信之,则汉室之隆,可计日而待也。 臣本平民,躬耕于南阳,苟全人命于,不求贵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 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之事,由是感谢感动,遂许先帝以驱 驰。后值倾覆,受任于败军之际,于危难之间,尔来二十有一年矣。 先帝知臣隆重,故临崩寄臣以大事也。受命以来,夙夜忧叹,恐拜托不效, 以伤先帝之明,故蒲月渡泸,深切不毛。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脚,当率全军, 北定华夏,庶竭驽钝,攘锄奸凶,兴复汉室,还于旧都。此臣所以报先帝而忠陛 下之职分也。至于推敲损益,进尽,则攸之、祎、允之任也。 愿陛下托臣以讨贼兴复之效,不效则治臣之罪,以告先帝之灵。若无兴德之 言,则责攸之、祎、允等之慢,以彰其咎;陛下亦宜自谋,以咨诹善道,察纳雅 言,深逃先帝遗诏。臣不堪受恩感谢感动。 今当远离,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40《茅舍为秋风所破歌》 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沉茅。茅飞渡江洒江郊,高者挂罥长林梢,下 者飘转沉塘坳。 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 忍能对面为响马。 公开抱茅入竹去, 唇焦口燥呼不得, 归来倚杖自感喟。 俄倾风定云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床 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隔离。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 安得广厦万万间,大庇全国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面前 高耸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脚! 41《田忌赛马》 齐使者如梁,孙膑以刑徒阴见,说齐使。齐使认为奇,窃载取之齐。齐将田 忌善而客待之。 忌数取齐诸令郎驰逐沉射。 孙子见其马脚不甚相远, 马有上、 中、 下辈。于是孙子谓田忌曰: “君弟沉射,臣能令君胜。 ”田忌信然之,取王及诸公 子逐射令媛。及临质,孙子曰: “今以君之下驷彼上驷,取君上驷取彼中驷,取 君中驷取彼下驷。 ”既驰三辈毕,而田忌一不堪而再胜,卒得王令媛。于是忌进 孙子于威王。威王问兵书,遂认为师。


友情链接: 国民彩票 丰大彩票 丰尚彩票 e游彩票 k8彩票
Copyright 2018-2020 王中王63307论坛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